兔纸日鞋狼

沉浸弹丸,无法自拔

从贴吧看到了黑化枫妹的文章感觉相当带感啊,可惜作者因为备考而暂时弃坑了,那我就自己产粮好了,虽然只是片段而已
黑化枫妹⚠️
有监禁成分⚠️
有虐最原情节⚠️
应该是..赤最向??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呐,终一君,总是被手铐束缚着也不舒服吧?”赤松看着躺在床上的最原,“那我给你解开好了。”说着就叫着天海(被洗脑的)过来。让天海按住最原的胳膊,自己用钥匙打开手铐。“天海君,要用力按住哦~不能让终一君逃走了~”天海手上的力又大了几分。“咔嚓”手铐被打开的声音,最原本身力气就不是很大,而天海常年在外冒险,体质自然不会差。
看着最原没有什么挣扎反应,赤松叫天海松开了手。最原看着房间的布局,天海挡在门与自己的中间,而且面前还有赤松,再加上自己安眠药的效果还没有完全消去,现在身上使不上力,自己逃脱的几率几乎为零,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。于是最原安静的坐在床上,真赤松好像发现了最原并不打算逃跑,索性揉起了最原的头发:“终一君真听话~最喜欢这样的终一君了~”如果是正常的赤松,最原此时的脸一定红的快要烧起来,可是对着绝望的赤松,最原只觉得浑身不舒服。最原伸手想推开赤松的手,赤松却直接一把搂住了最原的脖子,直接把最原拉进了自己怀里。最原下意识的推开,赤松却抓着他的手:“不许动!就这样放着!”几乎是命令般的口气。最原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放在赤松的胸部。最原努力的挣脱,但此时赤松的力气却大的出奇,自己居然挣脱不了。““终一君如果不吃软的,那我就只能来硬的了!”赤松的表情一下变得狰狞,用力的扭了最原的右胳膊。“啊!”右肩一股钻心的疼痛,最原即使喉咙被堵住也喊出了声。右胳膊没知觉了,可能是脱臼了。最原捂着右肩,死死的盯着赤松。“不要用这么可怕的眼神盯着我嘛终一君~”赤松邪笑着,“又不是断了,如果接下来的几天你表现的好的话我可能会把骨头接回去哦~我不在的时候可不要乱动啊,可能会造成二次受伤哦~”

现在是真的逃不出去了,最原心想,就算赤松不给自己戴手铐喂安眠药,自己现在无法发出声音,而且是惯用的右手动不了,即使没有天海君看守,自己这个样子也决不可能撞开那个上了锁的门。“说起来...终一君今天还没有吃早饭吧?瞧我这脑子!”赤松拍了下自己的脑门,“终一君在这里等着——虽然你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。”赤松打开门出去了,剩下天海和最原。最原本来想问天海一些事,才想起来自己发不出声音,就仔细观察了一下天海:天海君从外表看上去很不妙啊,一头的血,衣服上也有,这是他自己的血吗?天海君看起来表情很呆滞,是因为失血过多还是因为赤松桑的洗脑呢?......

不一会儿,赤松就回来了,手上端着一个盘子:这是今天早上东条做的早餐,还剩下一些,虽然凉了,但是不影响你吃饭吧。来,张开嘴,我把你喉咙里的东西取出来。最原听话的张开了嘴,最近一段时间还是不要违逆赤松的好。刚取出来,赤松就把东条做的面包向最原嘴里一塞。“唔!”最原刚想说些什么就被塞了一嘴的面包。......一直到最原吃完饭后喉咙又被塞上东西,最原都没有说一句完整的话。“我可不想听你打嘴炮,让人很烦。还是安安静静的终一君最让我喜欢~而且你那些问题问了也没有什么意义,人我已经杀了,又不会复生,在我将大家拉入绝望的时候,你在这里呆着就好了……啊好像在这里呆太久了,我还和大家说好一起集合呢,那我就先走了终一君~bye-bye~”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