兔纸日鞋狼

沉浸弹丸,无法自拔

王最短文

在某网站上抽到了如下的关键词
【第一次】【停电】【熟悉你的身体】于是有这个产物
流水账文笔
蜜汁剧情
人物可能ooc
—————分————割—————线———
最原结束了一早上的约会, 正想好好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一下,门却不合时宜的被敲响了。最原实在是懒得动,就装作睡着的样子,没有去开门。
但是门外的人却喊了起来:“最原酱!我知道你在里面的,不要装死了!陪我出来玩吧!”最原不得已的从床上爬起来(也是为了不想被吵到)把门打开:
“怎么了,王马君,早上的自由时间应该已经过去了吧?这种时间来找我干什么?”
“又没有说不是自由行动时间就不能来找最原酱了吧……最原酱难道你讨厌我来找你吗…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qwq”
虽然知道是假哭,最原却还是方了:
“那个,王马君,我陪你玩就是了。”
“骗你的啦!我怎么会因为这么点小事就哭呢?何况对方还是我最喜欢的最原酱呢?”
“呃,”最原汗,“反正也是骗人的吧……那么,我们来玩什么呢?”
“我们来玩(做)点有♂趣♂的事吧!”王马正这么说着,房间的灯突然一下全灭了,四周一片黑暗,一下什么都看不见了。“王、王马君?”最原对这突发的情况也一脸懵逼,而王马突然没有声音了,四周只有一片寂静。
“王马君呃呃啊啊啊啊!!!”王马不知道什么时候跑(钻)到了最原的后面,用手环住了最原的腰,最原一下跳了起来:啊啊啊啊!王马君你在摸哪里啊!?”“にしし,最原酱的腰好敏♂感啊!只是这样碰到居然就跳起来了呢!”“最原也不确定王马到底在什么位置,就伸手去抓王马的手,王马却刚好松开了手,又从正面直接抱住了最原,最原重心不稳,往后退了几步,就倒在了床上(房间结构什么的无视吧)。
最原一下感到不妙,:“王马君?!可以从我身上起来吗?”“不可以哟!接下来才是正戏呢!”清楚的感觉到王马骑着自己的身上,自己的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铐上了。“?!这种东西,你是怎么弄到的?”“咦?最原酱没有发现吗?你自己的研究教室里就有哦!”此时王马正在自己身前做着什么,最原看不见。“啊啊,可惜了最原酱的衬衣了。”感觉有什么冰凉的东西从王马刚刚摆弄过的地方划过去了,随即就感到自己胸前透了风。刚刚因为紧张出了一身汗,现在却有点冷了。“王马君!你做了什么!?”“最原酱这么想知道吗?那我就让灯亮起来吧!”话声刚落,房间里的灯就亮了起来,刺的最原一时间睁不开眼睛,一会儿才能看见。然后,最原就看到自己外套扣子被解开,衬衣被利器划开的样子,罪魁祸首就两腿岔开坐在自己的身上。


应该没有后续了,后续应该就只能开车了,技术不行不敢开

评论

热度(18)